​个体化肿瘤药物治疗,联合的力量
2020年12月03日
301 0


​专注于肿瘤,也专注于患者。“定制疗法不只需要专注于肿瘤,也要专注于患者。”伊拉斯姆斯癌症研究中心的Ron Mathijssen教授如是说,“正是这两方面知识的结合才使得该疗法更加有效。


Mathijssen教授强调:“我们可以通过考虑肿瘤患者的个人情况来提高现存药物的疗效,比如考虑服药的具体时间以及考虑患者的生活习惯。


个人药物,或者定制疗法有两个重要方面,Mathijssen教授认为:“一方面,要仔细想清楚肿瘤的特性是什么,什么药物最适合,另一方面,要明白何时以何种方式给患者提供多少量的药物,又有多少药物最终可以到达肿瘤。第二个方面完全由患者的身体状况决定,最好的疗法一定是两个方面研究的相结合。




伊拉斯姆斯癌症研究中心 Ron Mathijssen教授


治疗性窗口


我要为患者提供多少药物呢?这是Mathijssen经常所考虑的一个问题,如果提供给患者的抗癌药物不够量,药效就会不好。反之,提供过量的药物,就会引起严重的副作用,药物提供一定要在这两个界限之间,他将这称为治疗性窗口。


“目前我们对一组患者进行了平时用药剂量的调查,然而调查结果显示不同患者使用的剂量完全相同。这个现象很奇怪,因为患者之间存在着巨大的个体差异。”Mathijssen说,“如果对于所有病人都使用同样的剂量,毋庸置疑这个剂量对于一些病人会过高或过低,对于个人最理想的剂量会受很多因素的影响,要考虑遗传因素,身体状况,比如性别,年龄,身高,体重,还要考虑器官功能,患者是否患有其他疾病,患者是否在服用其他药物或替代性产品,一些患者的生活习惯(饮食,吸烟,酗酒),还有服用药物的时间都会影响到药物在血液中的聚集程度。我们的目标是达到治疗性药物的监管。




Mathijssen说:“最终我们会测量每位患者的药物在血液中的聚集情况并以此调节用药剂量,在接受器官捐赠的患者身上这项技术已经非常成熟,但是对于癌症患者,这项技术才刚刚引起人们的注意。


可乐


药物的使用方式同样影响其在血液中的聚集,进而影响药效,脂肪可溶性药物在空腹状态下和吃了一包薯条的状态下都无法被吸收,Mathijssen目前正在致力于探究是否可以在服药时喝一罐可乐。


“这与厄洛替尼有关,一种用于治疗肺癌患者的化疗药物,如果胃酸分泌不足,厄洛替尼就很难被吸收,因此才推荐与可乐这种较为酸性的饮料一起服用,每位参与这项实验的患者都会受到一个疗程的有可乐治疗和一个疗程的正常治疗,我们就可以从中对比出哪一种才是最好的。




很多癌症患者除了服用抗癌药物以外还需要服用其他药物,超过百分之四十的这类患者感受到了两种药物的负面相互作用。Mathijssen说:“详细且真实的药品登记注册非常重要,肿瘤学家可以以此看到患者的用药历史。


不合适的时间


服药的时间也会影响药物在血液中的聚集,身体对于药物的分解和吸收严格地受着生物钟的控制。Mathijssen说:“我在和遗传科的Bertvan der Horst教授一起对这一问题进行研究,他的主要兴趣是遗传角度的生物钟,我则更关注患者的新陈代谢。


他解释道:“一些特殊的使用肝脏(酶)分解药物的患者在夜间的分解效率要比在白天行动,工作,进食的时候高很多,可想而知,肝脏在夜间工作更加迅速,夜间服用的药物就会比白天服用的药物更快分解。


最近对于用于肾细胞癌的舒尼替尼和用于乳腺癌的他莫昔芬的研究分别显示服药时间影响着药物在血液中的聚集。


Mathijssen说:“如果患者总是在不合适的时间服用药物,药物在血液中聚集的速度会比在合适的时间下大大降低,选择的时间不对,再加上对于特定患者过低剂量的联合,就会导致药物聚集后对于癌症的治疗效果不明显。因此对于一些药物,为患者选择合适的服药时间也是至关重要的。





免费预约鹿特丹大学伊拉斯姆斯国际病患中心
快速预约
提交
国内登录 海外登录 微信安全登录
美国+1